FBI前局长领衔调查特朗普是否“通俄”_海外时政_海外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海外频道首页 > 海外时政 >
个股查询:
 

FBI前局长领衔调查特朗普是否“通俄”

本文来源于新京报 2017-05-19 10:14:44 我要评论(0
字号:

1

▶当地时间2017 年5 月17日,美国康涅狄格州新伦敦,美国总统特朗普出席海岸警卫队学院毕业典礼。图/视觉中国

  美国司法部任命FBI 前局长罗伯特·穆勒为特别检察官,保障调查独立性和可信

17 日,美国司法部宣布任命前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罗伯特·穆勒为特别检察官,负责调查俄罗斯在多大程度上介入美国大选以及特朗普竞选团队是否与俄罗斯有关联。特别检察官在美国总统政治中扮演重要角色,甚至改变历史进程,特别检察官这一次会否在华盛顿掀起更大风波,特朗普又要面临怎样的压力,通俄门以及解雇科米风波能否息事宁人?

  特别检察官保障调查独立性和可信

特朗普上任总统4个月以来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特别是有关通俄门引发的一系列争议,如今这场风波愈演愈烈,甚至超出预期。

17日,在特朗普解雇科米一周后,美国司法部宣布任命FBI前局长罗伯特·穆勒担任特别检察官负责FBI对俄罗斯干预选举的调查。副部长罗森斯坦表示,任命特别检察官是为保障调查独立性和可信,美国人民对调查结果可完全信任。

为何要设立特别检察官?《华盛顿邮报》指出,因为司法部长塞申斯本人被认为与通俄门调查有关联,因此避嫌退出,为了公共利益因此设立特别检察官,该检察官对是否做出犯罪起诉有最终决定权。

中国社科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刁大明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司法部任命特别检察官调查此事,以应对科米爆料曾在备忘录中记载特朗普要求停止调查涉嫌通俄的弗林,意在救火止损,敢于自证清白。

司法部这招棋可谓是在舆论和民主党双重压力下不得已而为之,据美国媒体报道,副部长罗森斯坦在签署特别检察官任命前,没告诉白宫和部长塞申斯,这项决定出乎白宫意料。

对于任命特别检察官,特朗普发表声明说,正如其多次重申,彻底调查将证实自己竞选阵营没同任何外国实体勾结。“我盼望这件事情迅速得出结论,与此同时,我永远也不会停止为人民以及国家未来重要问题而奋斗。”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前局长穆勒。图/视觉中国

  穆勒的任命提高特朗普风险

穆勒此次调查权限非常大,尽管仍要向司法部副部长和总统汇报,但他比联邦检察官拥有更大调查自主权。《华盛顿邮报》指出,穆勒有权调查俄罗斯政府和个人与特朗普竞选团队可能存在的一切关联,可以调查任何从调查中发现的事情,这其中包括特朗普被指叫停针对弗林的调查。

对于调查将带来怎样的结果,刁大明指出,在如此风暴中心,穆勒不会使调查向明显有利于特朗普的方向急转弯。BBC驻美记者安东尼·泽克尔也认为,穆勒有如此高声望,令他似乎不会被总统权威压倒。而且独立调查常常都会有自己一套,可能公布出人意料结论,穆勒加入增加这场游戏变数。

特别检察官以及独立检察官(两者称呼可互换)都不可小觑,在美国历史上曾发挥重要作用,领衔白水事件调查的肯·斯塔尔最终引出震动美国政坛的莱温斯基和克林顿总统性丑闻。水门事件就更毋庸多言,尼克松甚至最终惨淡辞职。

《纽约时报》指出,鉴于目前已有多项针对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关系调查,穆勒的任命大大提高特朗普风险。

  总统团队可能会对调查采取软抵制

刁大明认为,从事态进展来看,对特朗普越来越不利,通俄门再加上科米事件已经露出一些撼动特朗普执政稳定性的可能,科米备忘录可能是最大定时炸弹,可能会引出妨碍司法这个重罪的嫌疑,这个罪对美国政治人物是很严重问题,因此虽然很小,但启动弹劾程序可能性在增大。

尽管已任命特别检察官,但调查却不能一蹴而就,当年水门事件从1973年2月成立委员会调查到尼克松1974年8月下台,经历一年多。对于本次调查,雪城大学教授威廉·班克斯表示过程可能要长达六到九个月,因为调查很复杂,需要评估大量涉密文件,而且要问询多名情报官员。

调查期间各方想必依然会进行一番斗争,刁大明指出,总统团队可能会对调查采取软抵制,例如,拒绝提供证据,自己和阁员用各种理由拒绝参与听证。如果穆勒未来做了令他不满意的事情,特朗普可能会像解雇科米一样解雇穆勒,但要面对巨大舆论压力,并且科米已暗示特朗普妨碍司法,因此特朗普要审慎应对。

尼克松曾为了抵制水门事件调查制造“星期六之夜大屠杀”,但却越描越黑。特别检查官考克斯要求白宫交出电话录音带,尼克松援引行政特权拒绝交出,并解雇考克斯和拒绝执行解雇考克斯命令的时任正副司法部长。但最终在民众和舆论压力下,尼克松被迫重新任命特别检查官,并难挽败局。

  民调显示近半民众支持弹劾特朗普

让特朗普团队担心的恐怕还不止正在进行的调查,民主党议员一直在国会跃跃欲试,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多次疾呼要对通俄门进行跨党派透明调查,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在科米被解雇当天就表示要发起成立独立调查组织的倡议。另外,共和党大佬麦凯恩也一直要求成立特别委员会就此展开调查。

刁大明认为,国会很可能会成立委员会展开调查,国会权力和总统权力制衡,因此能赋予特别检察官更多调查总统权限。目前调查真正触及特朗普尺度还比较小,但国会如果成立特别委员会配合司法部独立调查,那么针对总统的调查才会制度化且有保障。

面对来自多方的压力,能让特朗普唯一感到安慰的应该是共和党众议院议长瑞安的表态——他和共和党仍对特朗普有信心。但与此同时,民调却并不令人乐观,据公共政策调查最新民调显示,48%民众支持弹劾特朗普,41%反对。

对于未来态势发展是否会走向弹劾,刁大明分析说,目前共和党控制国会参众两院,以众议院为例,即便所有民主党人都支持启动弹劾,但仍需要20多个共和党议员同意,在参议院情况也差不多如此,因此开启弹劾并非易事,除非特朗普被爆出意外事件导致共和党方面对其支持率出现塌方性逆转。

(编辑:songshaohui)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