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议员:李光耀健在,有 些人就不敢太大声讲话_海外时政_海外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海外频道首页 > 海外时政 >
个股查询:
 

新加坡议员:李光耀健在,有 些人就不敢太大声讲话

本文来源于东方早报 2015-03-19 22:13:23 我要评论(0
字号:

早报记者 张喆

李光耀的病情是新加坡国内政治人士的关注焦点。

2013年3月,记者曾前往新加坡探访“新加坡模式”幕后及其挑战,与新加坡执政党和反对党议员、媒体人、商界人士、NGO组织、基层社区负责人、社交网络意见领袖及普通民众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交流。

其间,采访了新加坡“最帅国会议员”马炎庆,谈及“新加坡模式”的缔造者李光耀,马炎庆表示,“因为他老人家还健在,所以有些人还不敢太大声讲话,但是如果他不在了,局势可能会有些不一样。”

马炎庆已于2015年1月23日增补为人民行动党中央委员会委员。他是从丹戎巴葛集选区踏入新加坡政坛的,那里是李光耀多年经营的地盘,可以称为星岛反对党禁区。

新加坡人怎样看李光耀?

东方早报:您怎么看李光耀对新加坡的贡献和影响?

马炎庆(以下简称马):他的成就是功不可没的,因为他的一些处事方法,他的想法,新加坡才能这么快达到现在这样的层级,所以一般人还是很尊重他。他在,一些人也不能对他说些什么,但是有一天他不在的话,我觉得局势会有些不一样。因为他老人家还健在,所以一些人也不敢太大声讲话。

东方早报:是不是新加坡有些政策,因为李光耀的原因不去改变,比如一些政策法令?

马:有一些会。当然他对新加坡开赌场的反对,最后也妥协了。

东方早报:李光耀的一些治国理念还适合现在的新加坡吗?

马:我觉得反贪和人才使用是不会改变的,当然追求经济效应这方面可以去调整,当然有些软性的,比如华语方言的禁令可以改变。

东方早报:有人说李光耀要是不在了,人民行动党(PAP)会面临分裂局面。您认为这有可能吗?

马: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我们党有八十几个议员,部长有十多个,当然我觉得尊重各自的想法,重要的是党如何把不同的想法放在一起,为党为国家努力,如果做不到的话,假设两党制,如果不是PAP和工人党,而是PAP1对PAP2的话,可能是更好的局面,因为我们有这方面的人才。

如何看部分新加坡人

对执政党的情绪变化?

东方早报:您作为议员口碑一向很好,网络上对您的看法也很正面。但似乎近年来从民间到媒体再到网络上,得到如此多正面评价的人并不多。在您看来,PAP要如何应对新加坡选民印象上发生的一些变化?PAP现在要怎么做或正在怎么做,去尝试保持住选民的青睐?

马:其实PAP这四五十年来的政绩,主要就是让国家、让国人受益,大家看到经济成长、国家繁荣的成果,绝大多数的人也是从中有获益的,那么这将是我们继续走下去的策略,即必须要为国家、为人民谋利。

当然,PAP会改变,只是怎样取得这样的成绩,让国人知道,这是政党的贡献,我觉得关键在于沟通方面,在于与人民的接触、交流的时候,要意识到时代已经改变了,人们接受或寻找信息的时候,和以往不一样了。

东方早报:您说到时代变了、老的沟通方式行不通了。会不会以前PAP给人感觉是在教育国民——我告诉你这是对的,你去做就好了,这一套对于年轻选民或者说新媒体时代已经行不通了,那么PAP怎样去改变,在改变方面做了哪些尝试?

马:一直以来,PAP治国方式被人们说成是一种家长的方式,那么以这样一个比喻来说,前面这四十年左右时间的发展,社会就像是一个10岁以下的小孩子一样,没有自己很大的想法,父母怎么说就跟着去做就好了,可是现在是青春期,青春期就是一个叛逆期,就像我自己的小孩子一样,以前我们在小贩中心吃东西,父母给孩子做出吃什么的选择,可孩子到了青春期后,可能就会质问父母,为什么要来小贩中心吃,为什么不能去别的地方吃呢?

所以我觉得社会也到了这个阶段,人民受教育程度也逐渐提高了,新媒体出现后,人民接触国际媒体的机会也增多了,出国念书、工作、居住之后,了解到他国很多经验,知道了治国不单单只是(新加坡)这样一个模式,我们可能可以向其他地方学习,并不会一厢情愿地接受党或政府怎么跟我说的,所以这样一个改变是相当明显的。

如何改进人民行动党

执政方式?

东方早报:精英政治会不会改变?

马:会改,绝对会改。当然行动党的出发点是好的,是希望国家继续繁荣下去,人民生活进一步得到改善,可是做到这点不是最重要的,如果人民没有参与感,如果要十年二十年才看到成绩,可是这十年二十年我会感到很不满,比如要挤地铁,这样他们不可能会开心,所以我觉得要让大家整个过程中有一个参与的感觉。我觉得一般人会很理性,他们会知道,自己提出的意见不是每一条政府都会接纳。所以只要政府可以好好解释好好交代的话,人民还是会去接受的。

不要以精英自居,我对什么事都懂,这种语气很难再继续下去。

东方早报:PAP在以后会不会不再强调精英而让更多草根参与选举?

马:我觉得如果PAP将所有候选人都改成草根背景的话,公众会觉得说,啊呀,PAP找不到人,你们的素质跌了,因为以前找的都是医生、外国奖学金获得者、高级公务员等等,现在突然换成平民百姓,他们会觉得PAP找不到人才。反而是反对党,以前找的一直是草根,突然一下子找到高素质的人才,公众会说很好,反对党越来越强大了,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加入他们,所以就这点来说,执政党做什么都会不好的。

东方早报:那您会不会觉得委屈?

马:现在这种情绪的确会有。可能是我们议员、党平时言行举止、整个态度要改变,有时我会为政府讲话,维护一些政策,我会用比较温和的语气来和大家解释,让大家明白我们的苦衷,一种谦虚感。

早报记者:有没有考虑聘请政府公关公司来改善与民众的沟通方式?

马:我觉得目前的党没有这样的意愿。我觉得这样做是不对的,只是一个包装,公关的做法,现在不适合这么做。而且如果公众知道,政府所做的都是包装出来的,为了赢得选票,这是一个隐忧,这是一个困境。

怎么看新加坡的反对党

东方早报:新加坡年轻人的叛逆情绪,会对PAP继续执政带来影响吗?

马:肯定会有影响,年轻人想法会比较支持一些黑马。比如说执政党多少年来的成绩,他们可能就会说SO WHAT,不就是这个样子吗,他们不会觉得这是我们的功劳,而且他们会觉得以前的成绩,不代表以后。所以年轻人心态会不一样。

东方早报:PAP是讲求效率的,新加坡政府的成功也被认为是重视效率的结果。但如果问题都要被拿来讨论,会不会就影响到效率,会让PAP觉得国家发展的机会稍纵即逝?

马:我觉得公众看不到效率上的损失,比如白皮书,他们会说,你不是还通过了,甚至一些反对党说要有三分之一议席来有足够的人数来否决,所以很多人的想法就是要给反对党三分之一的议席,让他们有能力来阻止某些议题的通过。

治理国家的时间成本会提高,倒不是说在与反对党交锋方面,而是在与人民沟通方面,都会比较周全,要投入更多时间,但我不觉得,这完全是件坏事,有时人们批评我们政府太讲效率了。

东方早报:从政治光谱看,PAP是右翼的,现在新加坡的反对党,有种说法是只要反着PAP来就好,那会不会在新加坡出现左派政党,这对PAP执政来说,会造成实质影响吗?

马:其实从工人党这些年的言论来看,他们也不是很左的政党,偏中间,他们只是在一些方面削掉PAP一些,大体上没有很大的变化。

因为新加坡公众可能接受不了很左的思想。我觉得是这么多年来的熏陶,可能也是对新加坡究竟要怎么样,有一个共识。

东方早报:你放心让工人党这样的反对党执政吗?你认为他们有能力执政吗?是因为人才储备,还是政治理念?

马:我不放心,我不认为他们有能力在现在执政,主要是人才的原因。你看现在国会内那几个反对党议员,有几个能当部长?他们自己有自知之明,刘程强也讲过,他们不要当政,他们也有担心。

(编辑:caoshaonian)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